新起点:如何推动Web3时代真正到来?
美咲2019/09/18 00:17:05

2019年9月14日-9月18日,由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举办的“2019上海区块链国际周”在上海举行。9月17日,第五届区块链全球峰会正式开幕。峰会邀请世界范围内极具话语权的技术大咖、专家学者、技术代表以及其他行业的代表人物汇聚一堂,共同探讨当前区块链技术的热门议题。金色财经记者亲临现场,为您带来第一手报道。

9月17日下午第一场圆桌讨论,嘉宾们围绕着“新起点:如何推动Web3时代真正到来?”的主题,展开了讨论。

参与嘉宾:

Cdot Network创始人刘毅(主持人)

bloXroute Lab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Aleksandar Kuzmanovic

AlphaWallet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中南

Blockstack联合创始人Muneeb Ali

14QtxWMUQdjt2s6PbdrDpsmv4MvHLcFBimPHDxSX.png

以下是圆桌讨论原文:

主持人:下面是一个圆桌讨论环节,在这个环节中,各位专家们将就《新起点:如何推动Web3时代真正到来?》展开讨论。下面让我们掌声欢迎参与讨论的嘉宾上台:Cdot Network创始人/Random Capital合伙人  刘毅,bloXroute Labs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Aleksandar Kuzmanovic,AlphaWallet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张中南, Blockstack联合创始人  Muneeb Ali。下面,我将把话筒交给这场圆桌讨论的主持人刘毅先生。期待各位精彩的讨论。

刘毅:很高兴来到这里,主持接下来的圆桌环节,我叫刘毅,来自于Cdot Network和Random Capital。我们关注的是区块链的互操作性,我们觉得这是上一代区块链或者下一代Web3.0网络的驱动因素。先请各位介绍一下自己,以及所负责的项目。

Aleksandar Kuzmanovic:我是Aleksandar Kuzmanovic,是bloXroute Labs的联合创始人。我们建立的是零层,或者网络的基础设施来支持各种区块链。我们提供了一个CDN服务给区块链,与此同时因为我们服务的是区块链,所以采用了零信任的方式来做。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工作,在我之前的生活当中,我还是西北大学计算机科学的教授,我的专长是计算机网络和英特网的协议上。我在网络和隐私方面,做了大量的研究,所以才可以来谈零层。因为我写了很多论文,是关于2.0以及相关的问题,所以希望能够和大家深入地展开讨论。

张中南:大家好,我是AlphaWallet的联合创始人,以及首席执行官,昨天我已经跟大家简单介绍了一下AlphaWallet。我们可以用以太坊,这是我们做的代币脚本,同时还提供强大的工具AlphaWallet平台来运行所有的逻辑,这是逻辑的正常实现,就是我们所做的事。

Muneeb Ali:我是Muneeb Ali,是 Blockstack的创始人。我刚刚做了演讲,总而言之我们建立了一个开放的基础设施。开发者可以在 Blockstack上建立Web3.0的应用。

刘毅:谈到Web3.0的时候,我们谈的是下一代英特网的愿景或者设计,现在每个人对Web3.0的看法是不一样的,大家觉得你们心中的Web3.0是什么样的,你们的项目如何推动Web3.0时代的到来呢?

Aleksandar Kuzmanovic:我特地上了谷歌查Web3.0是什么,发现了2014年的一些笔记,实际上就是关于隐私、建立英特网,使用户能控制自己的隐私。另外一个Web3.0的定义是和英特网相关的,也就是由于区块链的出现,英特网发生了变化,这是一个有意思的方向。我还是比较关心英特网的基础设施和运作。我觉得Web3.0可以把它分解为一些大的协议,个人非常关心区块链的扩展或者扩容。因为性能对Web3.0的协议特别重要,与此同时我们谈到Web3.0的时候,我们也想要从隐私之类的概念转移到其他的一些运力上。比如英特网有几十亿不同的设备,我们希望这些设备能够互相沟通,进行价值的转移或者资金的转账,实际上这比我们现在所讨论的Web3.0的价值要大得多。简而言之,实际上是有很多机会的。这个区块链的技术在很多层面上,都可以影响到英特网的基础架构。我个人可以提供什么帮助呢?我可以帮助所有的区块链生态系统扩展,如果没有扩展的话,这个愿景是没有办法实现的。

张中南:很多人谈到了Web3.0,我以另外一种方式解释一下,在我们设计英特网的时候,一开始有点像是用户的模式,像库一样。只要寻址,就可以看这本书。把它比喻库的是没有问题。但是把业务逻辑放进去的话,就会发现身份、用户之类的东西,都是缺乏的。所以我的意思,如果想用此类的信息,在你的业务逻辑当中,要用这些信息,就必须要经济中心化的可信机构来验证这些信息,来证明你所做的工作。在此之前,你的信息是无用的。所以对于Web3.0而言,简而言之,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信息的代币化。是英特网上的一些信息,代币化,什么是代币化呢?也就是可以用加密的方法进行验证,而不需要经过任何第三方或者中心化机构的验证。所以用区块链来验证这些信息,人们可能就会问,代币化会有什么好处呢?主要有两个好处。首先是和资产有关的,如果是代币化的话,可以直接进入到无摩擦的区块链市场。

另外代币化以后,打开了全新的服务市场。任何人都可以在这个代币之上创建一个东西,这会极大提升用户的体验。想象一下你有一个应用,可以跟这个应用进行沟通,调整你的组合。自动的检测可以看看哪些投资,然后基于所有的联系信息,可以知道是谁做了什么工作,设计一个个性化的组合。一旦自动交易调用100个不同的智能合约之后,你会有自己独特的、唯一适用于你的组合。这是之前的网络事件当中,没有办法实现的,我觉得这是Web3.0可以带给我们的。

Muneeb Ali:基于大家刚刚提到的定义,Web3.0确实是关于隐私、安全性,去中心化的金融可以把它隔离开,它是传统的Web3.0的应用了。我要补充的比较技术一点,就像是信息的历史发展,它核心的区别。Davi(音)是MIT的研究人员。他是80年代英特网的首席架构师,跟很多研究人员一起合作,他们提出一个设计原则叫做端到端的设计原则,非常简单。这个原则说的就是,把所有的复杂性放在英特网的边缘上,而核心的英特网应该是非常简单的,所以核心的英特网的协议是做一些简单的事情。

比如从一点收集数据,然后发到另外一点,大多数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在边缘。在过去十年Davi(音)自己也是不断演化了这个端到端的设计原理,把它演化成了信任到信任的设计原理,它实际上是英特网的创始之父,承认他以前所犯的错误。他说我们要把可信的节点放在网络中心,把可信的节点从网络中心移出去。这个工作和我的想法非常接近,我们有一个信任到信任的设计,把它应用在英特网的架构当中,最后演变成了 Blockstack。

刘毅:大家对于Web3.0有不同的看法,非常有意思,最近我读了一篇微博,是非常著名的加密货币投资者沃森(音)写的,他谈到了加密的来源,在这个博客当中沃森表达了他的挫败的心情。目前加密的创新让他感到非常不满,其实很多朋友也和他一样,特别是在这个行业已经做了三到五年时间的人,都感到有点失望或者有点沮丧。

他们一直问这样的问题,加密货币只是用作投机或者欺诈,所以去中心化是不是有那么重要呢?你们是怎么想的呢?

怎么打破现有的技术瓶颈,来达到Web3.0,这样才能够解决目前可扩展性,或者关于区块链可扩展性,以及用户体验。

Aleksandar Kuzmanovic:关于扩展性,我们是解决这个问题的,这涉及到鸡和蛋的问题。区块链的性能和扩展性,就是它的应用。每个人觉得只要我们解决了扩展性的问题,就会进入一个神奇的世界,素人都会开始用区块链了,不是的。我想跟大家讲,扩展的问题肯定会被解决的,但问题是在于哪个项目能说服用户应该使用区块链。

如果区块链不会更便宜、更快、更好、更容易使用的话,人们就不会用区块链。最近的一个例子,是和音乐行业相关的,2000年的时候当时这个话题非常火,所有人都开始用bttant(音)是这是一个非常酷的免费的中心化系统来分享音乐,那时候整个学术社区大家都说啊哈,人们之所以用它,因为它是去中心化的系统,大家自由共享这个系统。但现实不是这样的,现实是大家根本不会管这是不是中心化或者去中心化,他们关心的是这是不是免费的工具。所以他说,降低成本,这样就可以用这个音乐工具了,一下子所有人都放弃了点到点的工具。因为他们不关心中心化和去中心化,而是免费。所以很多分布式应用,都有这种理想化的观念,觉得人们之所以用我们的产品,就是因为他们仍爱自由,想要这种独特的服务,非常喜欢独特的服务。我有谷歌的手机,想用它就可以用它,是因为我需要它,但同时我也喜欢用其他工具。因为它非常方便,很难转向用其他手机,虽然我也愿意换其他手机。

所以怎么办呢?我们必须用回归到基础的问题上,就是你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。不要想这个应用非常棒。而是要问自己,区块链到底好在哪里呀?它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。要基于现有的问题提出这个应用,要知道你解决的问题是什么,如何用去中心化的方式来解决,我很快就说完。回到中心化的问题上,当然这很重要。从经济学角度来讲,这些去中心化的系统没有人有权说,我在BMW买车子,就会多付钱。如果没有人这么做的话,只能说你必须用它,是因为成本少一点。原则上,是因为没有人有权利去提高价格。所以要从激励机制的角度来想,因为加密货币也是货币。我们也要想它背后的经济机制,这是我的想法,这个事情我还是很有想法的。

张中南:中心化与否,这取决于用户的需求,目前的技术没有满足客户的需求,所有的事情都要变得去中心化。如果中心化的技术已经满足了客户的需求,可能就是中心化了。所以区块链提供了这样的工具,我们说去中心化不是目标,只是一个工具,来提升下一代网络客户的体验。比如黑客松项目,赞助者Karma汽车提供的是下一代的车辆,所以它们也要给客户提供更好的体验。所有的这些客户的体验,都集中在Karma汽车的代币上。通过这个代币,可以进行用户身份的验证,可以向政府表明他有权在路开这个车。通过这个代币化,也可以获取保险公司的服务。因为这个代币可以证明所有权,所以这个汽车就可以被使用者进行完全的控制,因为这是代币化或者通证化的,其他的服务都可以自由被搭建。在这种情况下用户就可以选择,是自己使用车辆,还是把车放在其他平台上进行共享,还是通过创建一个智能合约使得其他人购买他的车辆。这种层面的用户体验,正如我提到的,目前还没有被满足,这就是为什么需要Web3.0。所有的这些,都是客户的需求和客户的体验。

Muneeb Ali:我们也是非常同意发言人的话,他们其实在创建的时候,也是提到了这一点。很多人说,不是这样的情况,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失望了,目前的区块链的现状也有一点不太同意,我觉得目前还是处于开发者吸引的初级阶段,对于加密市场来说,你要么忽略它,可能会有一些投机的活动。但是自由市场,最终会驱散这些恶意行为。所以对于我来说,用户的使用以及用户经验是非常重要的。其实在关键核心基础设施方面,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,也取得了很多进步。如果看看这些技术,如果有一些东西,去中心化的算法或者Web3.0,如果许多开发者基于他们的框架撰写这样的软件,我们毫无疑问会到达Web3.0的时代,我可能会更加乐观一点。

刘毅:所有的嘉宾有技术和科研的背景从而一个技术的观点来看,会被称之为是一个非排他性的协议,我们所讲的分布式账本技术,只是Web3.0堆站的一部分。但是区块链的技术,有些时候会把我们称之为我们来自于区块链技术,把这个盛会称之为区块链的盛会。你们是否认为区块链有点过热了,或者说对于我们追求的Web3.0的路径,区块链是否是一个合适的选择。

Aleksandar Kuzmanovic:关于区块链的技术,我认为目前市场上有许多项目,当然我也是希望所有的项目都成功,这样我就很开心。但是我们看到有许多项目,他们都希望搭建自己的生态系统,我们必须要确保所有的项目都会有人来买单。在创建这些项目的时候,有一些人会投机。这种情况下,在投资项目的时候也是非常重要的,如果只是几个极客走在一个角落里谈论这些理论的话,显然也是不合逻辑的。我也相信在这个领域也会有一些大的事件或者重要的事件在发生,我们需要有这样的能力,要以一个比较小的规模方式来募集资金,所有的应用都是基于这样一个小型的投资。这是一个革命,如果我不相信这个的话,也不会放在这里了。每一个人都会对着镜子问我做什么,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我个人的观点,这样的热度是需要的。另外一方面,如果投资者投资一些项目的时候,必须有他们的时间表,要进行一场革命是需要一些时间的,而不是立马就变现或者获得投资回报。

张中南:刚刚主持人提到了想知道区块链和Web3.0之间的关系。我们说Web3.0是代币化或者通证化,而区块链就是这样的工具来实现通证化。如果我们的价值能够传递的话,我们就可以使用区块链进行这样的代币化。如果价值是没有办法转移,比如身份验证不需要代币化,需要其他的一些密码学的技术来实现这样的目的,你就不需要使用这种缓慢,以及非常昂贵的基础设施。总而言之区块链是一种达到Web3.0的工具,而且它是最关键的工具。如果要对转移的价值进行代币化,区块链只是唯一的选择。

Muneeb Ali:刚刚提到了两个问题,一个是关于术语,一个是我们讲的大肆宣传或者炒作。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概念混淆,我们有数字货币,也会有一些投机的行为,所以非常有活力的场景,总体来说有些时候宣传或者炒作,以及资金的流动,也会帮助。在斯坦福有一个重新的设计,项目最终没有获得什么进展。这也是看到创新,霍菲尔德这样一些资助或者获得了这样的支持。所有的这些都是基于炒作所带来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个市场会变得成熟,炒作就会相应地减少。另外区块链这样的术语,目前主要关注的是区块链这一层,以及它能做什么,不能做什么。而加密学作为领域一个术语,是一个非常广义的术语。有些时候要把它跟科技分开来。加密本身就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,我对于Web3.0不是非常热衷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区块链会变得更加像一个平台化的术语。而加密主要是跟Web3.0,以及科技相关。

刘毅:非常同意你对这些术语的见解,除了你们的项目之外,能不能列举关注的一两个项目名称,告诉我们为什么觉得这个项目比较重要?

Aleksandar Kuzmanovic:我们对于不同的区块链,搭建了不同的基础架构。在这里我没有办法列出来任何一个项目,因为我们作为一个底层架构方,必须保持一个中立的态度。  Blockstack是非常棒的一个网络,我们要把所有的区块链项目进行支持,现在跟Kanflucs、Tolzh、广通来合作,我们的门对所有人都敞开,所以我们希望搭建一个生态系统。如果所有项目都成功了,无疑大家都悔恨开心。

张中南: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,要会回答出一个名字的话,其他人会狠我。不同的层面,我会举不同的例子。区块链这一层,我关注的是 Blockstack,以及Nouvas这样的项目。第一天开始,就看到了他们设计的白皮书,以及技术路线、激励设计非常不错。在用户方面,感兴趣的是稳定币Sdeboucoin、USDx,我们觉得它很有趣。

Muneeb Ali:我采用另外一种方式回答你这个问题,与其说某个项目有趣,我更愿意谈我投资的项目。我投资的项目中,一个是2014年的项目,一个是Taizes,我觉得它们非常有趣。这是我投资的两个项目,希望可以更加于自己所做的事情。

刘毅:最后一个非常快的问题,我们都高度依赖于这一代的互联网,它非常便捷全面,而且在许多时候都是免费的。为什么人们还要去关注所谓的Web3.0,因为目前Web3.0的应用都是非常复杂缓慢的,而且许多时候不是免费的。为什么人们还要给自己带来这些麻烦,从Web2.0转向Web3.0,是基于一些想法,是个人数据的主权吗?


Muneeb Ali:大多数时候人们在谈论隐私安全的时候,确实这是Web3.0带来的好处。但是有不同的商业模式,对于新的应用管用。比如他们未必是比较传统的,比如许多一些英特网,像谷歌、Facebook,它们也是比较大的网络。对于终端客户来说,他们不会看到这些。人们开始对于他们的车,以及房屋进行代币化。

这是我们所讲的商业模式,人们在新的网络中可能有一些新的需求,比如他们可以分享个人信息,这是比较直接的一种分享。这也使得互联网更加公平,对于用户而言。目前有许多玩家,或者只有个别几个玩家获得了这样的一些益处。但是对于其他玩家来说,它们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好处。

刘毅:希望观众认为这是一场非常有趣、非常受启发的讨论。


免责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不代表MyToken观点和立场;如有关于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。